软银经历噩梦八个月:投资目标裁员不断 撤回多笔投资 - 公司资讯 - 友鼎金融网
今日要闻
您的位置: 公司资讯
软银经历噩梦八个月:投资目标裁员不断 撤回多笔投资
2020年1月11日 11:40:40 来源:
摘要: 腾讯网本文来自“腾讯网”。据媒体报道,从最成功的企业集团和最著名的资本载体,到焦头烂额的“麻烦精”,日本软银及其愿景基金(VisionFund)如今处境异常艰难。尽管偶尔...

本文来自 “腾讯网”。

据媒体报道,从最成功的企业集团和最著名的资本载体,到焦头烂额的“麻烦精”,日本软银及其愿景基金(Vision Fund)如今处境异常艰难。尽管偶尔会有些好消息传来,但对这两个实体来说,未来都将需要面对艰难的旅程。

但是,关于这家日本公司及其获得全球支持的投资基金的坏消息源源不断,而淹没在这些坏消息之中的是对其规模引发的无数质疑。然而,当把它作为一个整体来考虑时,我们更容易看到有多少事情在快速变遭。

以下是从去年第二季度开始,软银和愿景基金所遭遇问题的部分清单,按照时间顺序排列:

2019年4月,遛狗初创企业Wag裁员

软银愿景基金最奇怪的押注之一是对遛狗初创公司Wag下注3亿美元,但在去年4月遇到了麻烦,该公司进行了第二轮裁员。

2019年5月,Uber取消IPO

网约车公司Uber的IPO并不顺利。在最初设定了每股44美元至50美元的IPO价格区间后,该公司未能提高区间,转而定价为每股45美元。这意味着,对该公司的估值为754.6亿美元(未稀释),远低于该公司的希望和银行家们暗示的可能价值。Uber股价在开盘时就开始下跌,目前每股仅为31.95美元,市值约为545亿美元。而软银对该公司投资时对其估值分别为480亿美元和700亿美元。

2019年6月,Brandless失去首席执行官

软银的另一个豪赌是美国电商Brandless,但该公司在3月份由于“与软银关系紧张”而失去了前首席执行官,随后又任命了新的首席执行官。如此长的CEO职位空缺和隐含的高管动荡对软银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,软银以2.4亿美元收购了该公司40%股份。

2019年8月至10月,WeWork取消上市估值暴跌

办公空间共享创企WeWork在2019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分崩离析。该公司的首次公开募股(IPO)申请一团糟,管理层矛盾重重,投资者被蒙在鼓里,房地产业务被高估,等等。这家公司也亏了很多钱。在取消IPO并承受巨额亏损后,WeWork获得昔日的明星投资者救助,现在正努力摆脱困局。

2019年9月,Compass失去多名高管

另一家软银支持的美国在线房产创业公司Compass筹集了超过10亿美元的资金,但其有大量高管流失。媒体将原因归结为:“Compass高管是在软银推动的另一场房地产外流中离职。”当时,这家初创公司强调其招聘速度,与头条新闻形成鲜明对比。

2019年10月,Fair裁员

有媒体在10月份报道称,在从软银和其他公司筹集5亿美元后,汽车订阅初创公司Fair的估值为12亿美元,但该公司解雇了40%的员工,而且它失去了首席财务官。

2019年12月,Katerra裁员

软银支持的模块化建筑初创公司Katerra似乎在2019年进行了几次裁员,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次裁员发生在12月份,共裁汰了200人,关闭了一家工厂。

2019年12月,OneConnect IPO进展不佳

金融科技公司金融壹帐通(OneConnect) 致力于为银行提供技术支持。去年12月,金融壹帐通将IPO定价为每股10美元,低于其希望的每股12美元至14美元区间。该公司的上市估值在37亿至38亿美元之间。这两个数字都大大低于远景基金注资时的估值,当时其估计的数字为74.5亿美元。然而,自那以后,该公司的股价已升至每股略高于12美元。

2019年12月,软银彻底放弃Wag

软银彻底放弃Wag,亏本将所持股份卖回给该公司。

2020年1月,OYO的问题

OYO的问题很难找到具体的起点和终点。你可以指出其最新一轮融资背后的古怪银行业,这让人瞠目结舌。或者从10月开始。但最近的情况似乎更加令人担忧。有媒体指出,“Oyo在印度的崛起,至少有一部分是建立在对其业务健康提出质疑的实践之上。”软银是Oyo的最大支持者。

2019年12月,Brandless收入下降一半

美国媒体报道说,Brandless“截至8月份的销售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大约一半。”

2020年1月,Uber首席执行官遭炮轰

有媒体报道称,许多与Uber历史上有联系的人对其首席执行官达拉·科斯罗萨西(Dara Khosrowshahi)感到不满。该公司的股价仍然低迷,公司实现盈利的目标似乎比许多人想象的更难。

2020年1月,Zume Pizza裁员

这并不令人感到惊讶,但仍然是令人悲哀,裁员影响到有账单要付的工薪阶层。尽管已经从愿景基金筹集了3.75亿美元资金,但披萨制造机器人初创公司Zume仍打算裁员80%。也许机器人披萨车,或者不管他们最后的想法是什么,都有点儿遥远。

2020年1月,愿景基金违反条款

最近有报道称,愿景基金违反了与创始人达成的条款说明书,宣布退出多笔此前达成的交易,这是风险投资中的大忌。这导致了其他风险投资者的公开批评,在愿景基金炙手可热的时候,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,而且趋势令人担忧。据称,愿景基金已经退出了与旧金山家庭护理公司Honor、圣地亚哥B2B公司Seisic以及旧金山机器人公司Creator的交易。

(编辑:陈秋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