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线39个月遇美沽空机构"空袭" 趣头条何时见盈利 - 股票 - 友鼎金融网
今日要闻
您的位置: 股票
上线39个月遇美沽空机构"空袭" 趣头条何时见盈利
2019-12-27 09:28:22 来源:
摘要: (原标题:上线39个月遇美沽空机构“空袭”趣头条速度之余何时见盈利)记者余佩颖12月24日,美国数据公司Thinknum称瑞幸咖啡在华门店数量首次超过星巴克,而在今年5月,瑞幸...

(原标题:上线39个月遇美沽空机构“空袭” 趣头条速度之余何时见盈利)

记者 余佩颖

12月24日,美国数据公司Thinknum称瑞幸咖啡在华门店数量首次超过星巴克,而在今年5月,瑞幸创下从成立到美股上市仅用20个月的最快中国互联网企业上市纪录。12月20日,金山软件旗下的金山云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秘密递表。12月12日,自动驾驶飞行器研制企业亿航智能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,“中国版WeWork”优客工场11日向SEC递交招股书。

拟赴美IPO的中国企业,或者已经在美国交易市场挂牌上市的中国企业,一向不缺关注,而这其中还有虎视眈眈盯着它们的做空机构。12月10日晚间,下沉市场三剑客之一的趣头条(NASDAQ:QTT)突遭“空袭”,成为美国做空机构Wolfpack Research(以下简称Wolfpack)瞄准沽空的第一只中概股,而这距离趣头条发布亏损收窄日活增长的第三季度财报仅过去一周。

随后12月11日,趣头条发布第一则声明,其中称:“该报告有严重错误,完全背离了基本事实,公司坚决否认数据造假等一系列毫无事实依据的指控,并强烈谴责Wolfpack这种发布虚假信息、歪曲事实的行为,目前趣头条正准备启动相关诉讼程序。为保障所有股东及投资者利益,在仔细审查做空报告后,趣头条将以公开透明的方式在近期作出单独声明。”

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种种控诉,趣头条股价曾一度大幅受挫,然而Wolfpack的这份沽空报告似乎并未在市场上产生持久的震慑作用。12月24日,趣头条每股报3.22美元,较其12月10日的收盘价累计上涨超8%。

一年三度狙击 做空对象反击

“营收、现金余额造假”、“低科技”、“近50%广告来自于未披露关联方或趣头条自身”、“大量访问并存储用户的私人信息”是这份沽空报告中Wolfpack攻击趣头条的几大理由,而没有浑水、香椽等沽空大鳄如雷贯耳的名气,瞄准趣头条作为其狙击的首只中概股,Wolfpack究竟是什么来头?

2019年5月,彼时趣头条正着手发布第一季度财报,在大洋彼岸一家新的做空机构诞生了。Wolfpack由美国积极投资者Dan David(丹·戴维)创立,据美通社报道,这位投资者曾有过揭露美国资本市场价值150亿美元欺诈行为的光辉战绩,而Wolfpack的背后还有浑水的投资。

自5月成立以来,Wolfpack共发布三篇做空报告,对象分别是电子通信行业的GTT Communications(以下简称GTT),电子行业的SMART Global Holdings(以下简称SGH),以及资讯阅读平台趣头条。然而对标浑水的成功战绩,Wolfpack的三次狙击行动,似乎在这雷声之下,湖面都只见零星雨点。

2011年6月2日,浑水发布针对在加拿大上市的中国林业公司嘉汉林业(Sino-Forest)的做空报告,后者当日股价收跌24%,次日股价再度重挫,整整跌去了近三分之二。

再看初生牛犊Wolfpack的表现,6月6日其发布第一份沽空报告,称GTT“过度杠杆,业务已基本破败,靠非通用会计准则(Non-GAAP)来隐藏其缺乏有机增长和现金流的事实”,然而GTT的股价在当时并未受到打击。报告发布的第二日(6月7日),GTT股价不降反升,并在之后的近半个月内走势呈稳健上涨。较其6月6日的收盘价,GTT在6月20日累计上涨超5%,之后的走跌则是源自它不如人意的财报表现。

第二家遭到Wolfpack沽空的SGF,在沽空报告发布的次日(9月26日)大跌9.8%,该公司发表简短声明称,“我们强烈反对,但因现在处于财报发布前夕,因此不便于详细说明。我们会在即将召开的财报电话会上进行说明”。7天后,在10月3日,SGF发布其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并召开电话会议,自此之后,该公司的股价稳健上升。

近3个月后,Wolfpack发起第三次狙击行动,而这次做空对象则指向中概股趣头条,不过正如前两次狙击表现略显失意,此番趣头条坚挺的股价表现可看作它对Wolfpack此次做空最有力的反击。

沽空报告发布伊始,趣头条股价曾大幅受挫,12月11日开盘一度大跌10%,但在随后的交易中便开始收复失地,11日收跌4.03%,12日跌幅进一步收窄至0.35%。而自12月13日起,趣头条还曾连续四个交易日报涨,截至12月18日,在这四个交易日内累计涨幅近17%。12月24日,趣头条报每股3.22美元,较其12月10日的收盘价累计上涨超8%。

何时盈利有关战略选择,而非烧钱定义

在沽空报告的开头,Wolfpack称趣头条是“低科技的”、“烧钱的”,并非其自身定义的“新一代技术驱动的内容平台”。对于Wolfpack将趣头条定义为“烧钱的”这一说法,易观国际新媒体中心分析师付彪有不同的看法。

“我不认同说趣头条是烧钱的,这其实是它的运营成本,不应该用烧钱这个概念来定义。我们通常说的‘烧钱’应该是指,在互联网公司中不盈利只做流量的模式,但是趣头条和它们的区别还是挺大的。”付彪分析道。

2016年6月,趣头条正式上线,2018年9月14日,它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。趣头条仅仅用了2年零3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从0到近2亿~3亿的用户积累,这样的“趣头条速度”得益于它的现金激励模式,即用金币鼓励用户登录、拉新、增加停留时长等。放眼中国互联网圈,用“补贴”或者“激励”模式吸引用户的做法并非趣头条一家。

若将目光转向趣头条的销售和营销费用,在2019年第三季度,该公司在用户获取上花了1.1亿美元,在用户交互度上花了7500万美元,而总体的销售和营销费用是2.1亿美元。

无论是趣头条还是其他更多的中国互联网企业,斥巨资吸引新用户、留住老用户、抢占市场份额或许都是在打一场未来战,即用如今的亏损换未来的增长,而这之中重要的是把握二者的平衡以及战略调整的时机。

“由于目前公司的战略重点还是增长,何时盈利是一个战略选择的问题,我们预计在未来一段时间内,新兴市场还有巨大机会,而我们尚未触碰到天花板。所以我们希望能牢牢把握住市场红利,继续快速增长,不断加固我们的护城河。”此前趣头条曾向媒体说道,“作为趣头条APP的独特优势,我们平台的积分奖励是给到每个用户的,确实不会像研发等费用,会随着用户数的增加而摊薄。但我们会确保平均到每个用户的‘单客经济模型’是合理的,即用户带来的广告收入,减去积分成本,能够回收最初的获客成本。同时,在发展过程中也会不断优化经济模型。”

另一方面,Wolfpack在报告中还花费颇多笔墨控诉趣头条的“低科技”,其中包括“趣头条并未使用‘高科技AI驱动’的广告系统,我们认为趣头条的广告平台是一个低技术产品”。然而互联网企业所使用的技术何为高科技何为低科技,Wolfpack在报告中并未给出清晰定义。

“技术不是单独服务某一个环节,技术是基础,互联网企业本来就是技术密集型的,但说到具体的某一家企业时又会涉及个性化的技术。”付彪向记者说道,“趣头条的广告系统就是程序化购买(通过数字平台,代表广告主,自动地执行广告媒体购买的流程,与之相对的是传统的人力购买的方式)。因为它的广告是以信息流广告为主,关于AI赋能这个说法,或许有些许夸张的成分。”

2019年第三季度,趣头条的研发费用为2.62亿元,同比增长226%,主要用于增强技术实力,特别是推进基于AI算法的内容推荐技术研发。作为一家资讯平台,内容和科技对于趣头条而言究竟又意味着什么?

“科技引领未来,并正逐步渗入各行各业中,内容与科技的结合是大势所趋。随着一系列新兴技术的发展及其在各领域的成熟应用,内容产业将会迎来更多变革和创新。”此前趣头条向媒体说道,“随着5G、AI、VR等技术的发展,未来线上娱乐内容服务会越来越丰富,作为一家为移动内容平台,我们着眼于未来,也会做好相应布局。”